投稿:13479102645  合作:13707098659  投诉:13707098659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文化旅游网 > 新闻 > 地市新闻 > 赣州

【剧评专栏】评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之六

2022-05-20来源:江西文旅发布编辑:龚云飞作者:

  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上演以来,反响热烈,好评如潮,得到许多知名戏曲研究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5月19日,继《文艺报》专版发表专家评论文章后,《中国文化报》又专版刊发了数位专家学者的评论文章。江西文旅发布今日推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首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戏曲学院教师、艺术学博士李华裔的评论文章《大题“小作”寓言求美》,以飨读者,请广大观众持续关注《一个人的长征》。

大题“小作”寓言求美

——评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

仲呈祥 李华裔

回望中国共产党的百年革命画卷,新时代艺术画廊里闪耀着无数波澜壮丽、动人心弦的华丽篇章。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题材艺术家最为浓墨重彩。面对这一宏大题材,由盛和煜编剧、张曼君导演的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独具一格,别有风采,将大题“小作”,以寓言求美,别出心裁地把笔锋对准革命背景下的个体心灵成长历程;而在艺术处理上又凸显戏曲本体特色,舞台自由灵动、诗意盎然。观罢余月,让人震撼之情与思索之意犹未止矣!

  大题“小作”:别开叙事之生面

与众多的长征题材作品大都着意于宏大叙事相异,戏的故事并不复杂。一个叫做“骡子”的年轻人,为了兑现许给红军的诺言,只身携带苏区中央银行的五十根金条走上了追赶红军队伍的征途。“骡子”本不伟大,他与人世间大多数的“中间人物”一样,面对金子也为所动,面对困难也有退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尽完美的普通人“骡子”,在剧中红军战士邱明亮和古小姐这两个英雄典型人物的感召和引领,以及乡联防队长王火彪等反面人物的警示下,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心灵长征”。
生活不是非黑即白,人物也不是非好即坏。在艺术创作中,对人物形象的塑造上,理应在塑造英雄典型形象与反面人物形象的同时,还“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正忠实践行了这一创作法则。作品在讴歌英雄人物、鞭挞反面典型的同时,更难能可贵地将笔墨聚焦于“中间人物”骡子——一个“草根”平民百姓的精神世界,真实展现他在革命的熔炉中实现精神升华、奔向“真善美”的心灵变迁轨迹。“骡子”是人世间万千众生中的一个,他不是天生的革命英雄,而是有着主观情感和世俗价值观的普通真实个体,在“骡子”身上,同时还蕴含着代代相传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普通百姓传统道德观念中值得颂扬的共性,如善良、重情、守信等等。在漫漫征途中,遵循着红军英雄邱明亮宣传的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和理想信仰的指引,在一次次是与非、善与恶、生与死的革命烈火淬炼中,“骡子”从“渐修”到“顿悟”,终于完成了其信仰人生与诗意人生的双重构筑。这部作品堪称是精巧的红色寓言。它在舞台上创造的精神意向是超越故事本身的。正如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中指出的,文艺作品的最高审美层次不在“事之法天”的一味求真,也不止于“定之胜天”求善的道德是非判断,而在求真求善的“心之通天”求美,即真善美的和谐统一。《一个人的长征》这部红色寓言体作品,在美学层次上努力超越“事之法天”求真和“定之胜天”求善的层面,进而升腾到“心之通天”求美的境界,从而把现实主义精神与浪漫主义情怀相结合,写出了“骡子”由凡人成长为战士的精神嬗变,写活了人物的个性与心史,讲好了一个别出机杼的红色故事。这,很值得称道。

  简中求美:彰显戏曲舞台之神韵

中华美学精神讲求“托物言志、寓情于理”,讲求“言简意赅、凝练节制”,讲求“形神兼备、意境深远”。戏曲作为中华民族审美把握世界的独特方式之一,同样有着“以简驭繁、传神写意”的舞台美学追求,正如戏曲楹联中所说:“寥寥数十人,变成无数男女神仙有形有色;仅仅几尺地,历尽许多河山疆界可惊可喜。”一方有限的舞台,却为艺术家的创造提供了无限的审美表现空间,无数才识兼备的艺术家们在这方寸之间勾勒天地,插上审美想象的艺术翅膀振臂翱翔。《一个人的长征》是导演张曼君艺术人生中攀登审美高峰的一部标志性作品。
简中求美,是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的一大审美特色。中国戏曲艺术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其“意味”的重要获得途径之一,便在于舞台时空的简化和程式表演的凝。导演张曼君在其最为擅长的剧种领域中,将简约、自由、灵动的舞台艺术风格再次发挥到极致,她的二度创作在保持文学剧本优势的基础上,遵循戏曲本体,突出赣南采茶戏剧种特色,重组、化用中国传统戏曲元素,赋予情节内容极具美感的技术语汇和舞台诗化意象,呈现出独具风采的戏曲的写意与表现之美,使观者沉浸在“有意味的形式”之中。这对于当今戏曲审美形式的继承基础上的创新,具有普遍借鉴意义。
《一个人的长征》的另一审美特色,即在“返璞”——返璞归真,还原中国传统戏曲的本来模样。在这部戏中,戏曲“一桌二椅”式的功能发挥到极致,给予演员充分的审美表现空间,导演借用戏曲“假定性”艺术手法,实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从而激发、调动起观众的想象与联想,获得一种更为隽永和丰富的审美体验。观赏此剧,令人感到美在舞台,美又远不止于舞台。
“景随人移”是传统戏曲舞台的重要特征,如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昆曲《林冲夜奔》、京剧《昭君出塞》等等,俱是让情景交融在演员丰富的唱念做打表演之中,由此呈现出寓情于景、以形传神的深邃意境。在《一个人的长征》中,“景随人移”处处可见,并通过外化形式“表演”出来,比如,在表现“骡子回家”这场戏时,三位女演员手持树苗缓步走上舞台,随着演员的表演和唱词的内容变化,三棵树的位置相应移动变换地点,又不断通过树的倾斜、抖动等外化的肢体语言来契合角色的内心情感。再如第三场“马夫救美”光启后,剧中演员(戏中人)纷纷把桌椅板凳等明场搬上舞台,以此构建戏剧环境,一方面,暗合了“明上场”“检场人”等传统戏曲演出模式中的固有因素;另一方面,又高度融入舞台形态当中,充分体现出艺术的“假定性”。舞台侧下方落座的歌乐队,既是演唱者,也是剧中人,作为演员与观众之间的一道“闸口”,他们灵活且有效“间离”着观众的情感卷入,时刻让舞台保持“戏”的模样。
此外,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生活气息浓郁,声腔音乐出彩,表演庄谐相济。戏曲是“角儿”的艺术,演员是舞台上创造美的主体,该剧始终遵循“导演主导下的演员中心制”创作旨归,充分发挥剧种优长与行当特点,并撷取适用程式完成“这一个”角色的身份、性格、气质的塑造,使舞台呈现“见戏又见技”“见情又见趣”“见真又见美”的整体审美效果。比如,“矮子步”是传统戏曲中较为常见的一种程式技巧,在赣南采茶戏中,“矮子步”作为生、丑两行的特殊语汇和基本步法,极富夸张的生活形态别具情趣。全剧尾声处,“骡子”找到了精神信仰,在台前“造型”亮相;此刻,天幕处一队红军自下场门列队而上,主演杨俊再次走起“矮子步”,通过在台前至天幕的纵深调度,“骡子”从群众走向战士、投身革命,戏剧情节、人物心态与舞台环境全部浓缩于技艺之中,主演杨俊也由此完美实现了“情、理、技、趣”的融合与统一。
赣南采茶戏《一个人的长征》是成功的,它守护了戏曲的传统,佐证了戏曲的现代,更昭示了剧种的未来。昔日山茶,今又盛放,愿它姹紫嫣红,愿它灿烂如初,愿它开遍世间!

相关新闻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江西旅游信息通讯员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进群

江西旅游网信息员

江西红色旅游网信息员

江西文化旅游网信息员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